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电影 > 魔改自己的事迹?《爱尔兰人》角色原型大怒

魔改自己的事迹?《爱尔兰人》角色原型大怒

时间:2020-01-06 08:53:22 来源:新浪娱乐

《爱尔兰人》中杰西·普莱蒙饰演的Chuckie O

《爱尔兰人》中杰西·普莱蒙饰演的Chuckie O'Brien

右二为O‘Brien本人

右二为O‘Brien本人

据外媒报道,马丁·斯科塞斯新片《爱尔兰人》涉及真实人物吉米·霍法(阿尔·帕西诺饰演),及霍法的养子Chuckie O‘Brien(杰西·普莱蒙饰演)。而近日,现实中O’Brien的继子Jack Goldsmith在《纽约时报》发文,称现年86岁的O‘Brien大怒,指影片对自己的事迹进行了魔改:

(提醒:下文涉及《爱尔兰人》剧透!!)

电影中讲到,O‘Brien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霍法的失踪案。而Goldsmith在文中称这与事实不符,“(现实中)没人确切知道霍法是怎么被杀,以及被谁所杀”,但他和O’Brien能确定:“不是影片中刻画的那样。”

他还谴责该片将现实中O‘Brien和霍法的关系挪用到了弗兰克·希兰(罗伯特·德尼罗饰演)和霍法身上,称真实的希兰并不是霍法的左膀右臂,O’Brien才是霍法最亲密的伙伴、保镖、司机、解决麻烦的人,O‘Brien本人称电影移花接木:“好莱坞可以将一只猴子变成一颗花生”。

《爱尔兰人》中,O‘Brien有两场重要戏份:一是在霍法庭审时遭遇假枪袭击,O’Brien挺身而出;二是O‘Brien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陪着希兰将霍法从停车场接走,将他送到了最终遇害的屋子前,此后希兰将霍法杀害。

现实中,霍法的失踪案也引起了美国极大关注。Goldsmith曾撰写一本讲述霍法与O‘Brien关系的书《In Hoffa’s Shadow》,他表示自己做过大量调查,对两人现实中关系、霍法失踪案的一些资料也很了解。

Goldsmith在这次新的文章中写道:这么多年来,公众理所应当地认为O‘Brien参与了霍法遇害一事,是因为在1975年7月30日霍法失踪后的两周内,FBI根据一些“间接证据”就认定:O’Brien当天在停车场通过“强制和暴力”绑架了霍法。美国政府还采取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来胁迫O‘Brien合作,包括非法窃听,以及故意向外界泄露一些虚假信息。

因为这些假消息,O‘Brien“被卡车工会孤立,失去了很多朋友,并且这一指控深深地玷污了他的名誉”。

Goldsmith随后表示,悲剧性的是:公众对O‘Brien的印象是错误的。他强调这几十年来,FBI没有怀疑O’Brien与霍法失踪有关,曾经让FBI做出如此判定的“间接证据”早就不成立了。并表示在霍法失踪当天,O‘Brien所在的地方(文章中没有言明他当时在哪儿),使得他根本不可能如影片中那样开车去接霍法。但FBI并未将这一信息公诸于众,以至于“O’Brien在这桩著名大案中的清白一直没有得到伸张,公众一直假定他有罪”。

此后,O‘Brien看到很多涉及霍法案的小说写到了他,并声称这些书里写的他的事迹都是假的,Goldsmith称:“这几十年来,他看到很多关于他的假料,对此却无能无力。”

O‘Brien一直很害怕《爱尔兰人》上映。在电影推出后,Goldsmith回家和O’Brien聊了聊。他表示O‘Brien现在身体不好,但心智都还很健康,而O’Brien对影片的评价是:“这是我看过最大的假电影。”

O‘Brien看过该片基于的原作《听说你刷房子了》,也知道书中写了他,并讲到他在霍法失踪当天将霍法从停车场载到了其遇害的房子前,所以他很担心该片会以此前的电影和书籍未曾达到的程度,在流行文化中将“O’Brien参与了霍法失踪”这一假定事件给“坐实”,破坏自己的声誉。

Goldsmith说:“首先,没有人确切知道霍法是怎么被杀、被谁所杀,但我们确定不是影片中刻画的那样。O‘Brien并没有在1975年7月30日接到霍法。我在其他地方也写过,几乎可以确定弗兰克·希兰那天根本不在底特律,他那不可信的故事和很多已知的事实不符。”

他表示跟很多看了《爱尔兰人》的人交谈过,他们会觉得片中表现的就是真实情况,认为O‘Brien与霍法失踪直接相关。

以及,影片将希兰刻画成霍法的得力助手:在他当权时替霍法摆平麻烦,陪着他出入工会大厅、一起在夜间上路。而Goldsmith表示,现实中,O‘Brien才是霍法最亲密的伙伴,并透露O’Brien告诉自己:“那个爱尔兰人(希兰)从来没有和霍法走得那么近,他整天醉醺醺的,因为没办法运营一个工会,最后被扔了出去,他唯一会做的事就是时不时将一栋大楼烧掉。”

O‘Brien并非第一次被搬上大银幕,他认为之前的电影对自己的刻画也和事实出入很大。文中表示:O’Brien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生如何被以电影、小说等多种方式讲述,这些呈现对他带来的影响也覆水难收。时间一长,他对此已有些逆来顺受,还说过:“霍法先生常常教我:你无法改变新闻写什么,不要管它们,要往前看。但这仍然让人很受伤,你站在拳击场上,被人打得涕泪横流,却无法还手。”

但Goldsmith说,看《爱尔兰人》,对O‘Brien来说是最为痛苦的体验,他非常愤怒于自己被这部电影刻画成“一个将自己的养父送到被杀的地方的笨蛋”。看完电影后,他说:“看这一切发生,让我发疯,我想要抓住斯科塞斯,然后像掐小鸡一样扼住他的喉咙,等我解决他,我要抓住另外那个小人物,那个扮演爱尔兰人的人。”

Goldsmith称:O‘Brien如今身体虚弱,这些话也明显不构成现实威胁。而在两人谈话最后,O’Brien平静下来,他表示:“我是这么看待电影的,好莱坞可以将一只猴子变成一颗花生,这是他们的事,他们不在乎真相到底是什么,都是娱乐。买了票的观众如果被电影所吸引,是不会写信抱怨和事实不符的。”

文中引用了斯科塞斯在《娱乐周刊》采访中表达的观点,认为与O‘Brien的看法类似:被问到霍法失踪案的真实历史,“你认为掌握当时的真实状况有多重要?你相信你掌握的就是现实吗?”斯科塞斯说:“我并不真的在意这个。……这部电影的重点不在于‘事实’。”他称,电影的重点在于片中角色们所在的那个世界,在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在于一个角色在特定的情形下会做出什么,“当你的责任要求你以一种特定方式行事,而你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错误,但你得继续下去”。

Goldsmith最后写道:涉及真实历史的电影,确实有对事实进行改编的“艺术创作许可”,这是惯例,“但在《爱尔兰人》一事,这个惯例让我继父44年来遭受的羞辱达到了顶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