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电影 > 《灰猴》张璞:为拍这部戏打了好几个借条

《灰猴》张璞:为拍这部戏打了好几个借条

时间:2019-07-25 14:25:38 来源:搜狐娱乐

今年暑期档,有一部小成本喜剧片《灰猴》上映。虽然被发行方无限自在和华谊兄弟寄予了“黑马”厚望,但结果表现平平,豆瓣评分6.3分,首日票房200万,属于默默不为大众所知的陪跑选手。

但这个结果对于导演张璞来说已经意义非凡,本来只是匆匆完成,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的一部根本不完美的处女作,竟然得到了专业公司的认可,并且最终推向了大银幕和观众见面,这对作为新人导演的他来说是一种认可和鼓舞,并且给了他继续做下去的机会。

张璞2007年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正经的科班出身。直到十年后,才拍了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而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事后看起来,比电影本身还有喜感。

前期是一个觉得玩儿电影新鲜的投资方介入,剧组都建好了,结果在开拍前突然撤资。张璞为了拍完片子,一边拍,一边找钱。经常是正拍着,别人一个电话,就停下手里的活儿跑出去谈钱了。最后通过关系,找到了金主,打了欠条,付着利息。那时候他上火到每天早晚都流鼻血。但为了稳住军心,他依然在片场嘻嘻哈哈装开心,最终完成了这部片子。

这是一部多线叙事的,带有山西地方特色的,黑色幽默喜剧片。讲的是一个当地奸商为了夺取一家刀削面馆的祖传秘方,引发各路角色费尽心机瞎折腾的荒诞故事。而最终,远离利欲熏心,对爱忠贞、执着的那一个憨人,得到了别人都求之不得的。

电影做完后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获得了中国竞赛单元金奖,之后又在贾樟柯的平遥国际电影节上展映,无限自在和华谊在看片后决定介入,参与投资、宣发。导演张璞从此之后也获得了更多关注,不少公司都主动与他接触,准备谈接下来的合作。

张璞的经历像是很多新导演经历的一个缩影。没有代表作前,根本得不到资本的信任,很难开始自己真正掌控的第一部处女作。但是硬抗下来后,如果片子还不错,嗅觉灵敏的公司马上跟进,都想要绑住这个潜力股。用他自己的话说:“资本都是逐利的,你好了,他来了。我遭遇撤资那会儿你们都哪去了?那会儿给谁发,理都不理,都这德行的。”

正因为时间上的赶,以及钱上的欠缺,这部电影并没有达到张璞预期的完美状态,留下了很多遗憾。不过,这同时也留给了他进步的空间。张璞对自己接下来的创作非常有信心,他觉得一定能做好。他会自己写剧本,别人给的项目也会挑,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得自己喜欢,得对观众负责。“不喜欢的就不要为了挣那种片酬去祸害大家。”

“都在聊谁谁赚了多少钱,谁谁谁现在很惨”

搜狐娱乐:你拍这部电影最初是什么样的构思?

张璞:我最早想独立拍摄影片的时候其实就有了拍山西刀削面这个想法。但是这次拍是因为意外。因为之前我要拍一个小说改的剧本,后来跟那个作者在聊的过程中,版权费谈的不是很好。但是那时候我的场景已经看了,公司又有这个拍摄任务,我就临时又赶紧的,时间很短,写了这个剧本。然后就短期的筹备,拍摄也很短,拍了二十五天就完了。

搜狐娱乐:怎么从刀削面发展出了这样一个故事?

张璞:我的老家有一个刀削面馆,特别有名,好吃,你几天不吃都会想念它。它好吃是因为它的面卤香,它香肯定是它有独特的配方。所以一旦有这个秘方,这个东西就值钱了。

然后我突然那天想,如果这个东西大家都想得到它,那是不是就各种人马能发展出来很多条故事线,就从这儿开始。

还是因为利益,物欲横流社会人们那种贪欲。

搜狐娱乐:对这方面是因为什么感触比较深?

张璞:因为现在大家生活的这个处境以及这个大环境,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很快,催生了各种不同行业。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家急急忙忙,干了不同的行当,但是好像都在聊今天在做什么项目,谁谁赚了多少钱,或者谁谁谁现在很惨,大家可能对物质上的追求更多一些。

当然也有能静下心来跟你聊天的朋友,聊一些生活中,怎么说呢,就是很关乎我们每个人生活本质的一些问题。

所以我就一直对这个问题想说和想表达。

因为你着急的想去得到钱财,你可能就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有的人甚至于去急功近利,去干一些不正确的行当,导致了这种违法犯罪的(行为),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而且之前有很好的朋友,就眼睁睁看着有的就没了,有的就去坐牢了。有的同学聚会也不来,为什么?自己混的不好。这些社会现象它会刺激到你。

“拍一点轻松的东西给大家看,开心很重要”

搜狐娱乐:你自己是非常喜欢喜剧吗?为什么选择用喜剧的方式把这个东西表达出来?

张璞:因为我平时看电影,从观感来讲,每次走出电影院,如果是一个特别愉悦的片子,我出来就会很开心。有些片子确实很好,主题也很深刻,但是走出来我也不愿意跟人聊天,那一刹那很郁闷很压抑。

我就觉得拍一点轻松的东西给大家看,就是打发个时间,出来哈哈一乐,很开心,就完了。

搜狐娱乐:你不喜欢那种特沉重特深刻,大家通常说的艺术片。

张璞:这个真的不喜欢,受不了慢吞吞的东西。

我觉得生活很积极的,因为我是一个很积极的人。就像这个片子,虽然有资方撤资了,但是我还是很积极的安抚剧组,安抚身边的人,自己把它扛下来拍完。

其实还是刚才聊的,就是大家的工作,自己追求的事业,匆匆忙忙。尤其大城市,本来过的很匆忙,都没有静下心来去看一看,走一走。现在也不知道忙什么,你说一年到头大家都在赚钱,赚了多少钱也未见得。但是都没有好好的过好这一年。所以我觉得开心很重要。

“我打了好几个借条。资本很难信任一个新导演”

搜狐娱乐:投资方撤资是什么样的状况?当时是怎么样处理的?

张璞:因为之前聊的资方也是外行,他认为电影就是我随时进来随时走,可能耽误不了你的事,他没想到那么严重。另外他也是道听途说的,觉得电影新鲜,聊起来。

那其实我们是认真的做一件事情的,整个剧组到了现场以后,那是要每天花很多钱去做开支的,那变不了的。

当然对于他来讲,这些东西,我觉得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没有大明星,那我可能随时,我不干了就不干了。但是他不干了,钱一花空,那你这个窟窿却没人补了。

我后来就是,反正只要是人家给我打电话……因为家里的人也在帮忙,谁谁谁,找点经济情况不错的朋友跟你聊聊见见,人家能不能这时候进来帮你完成。还好,后来就进来两个哥哥来帮我把它完成,然后我又打了几个借条。

搜狐娱乐:是真的自己写的借条?

张璞:写的,我打了借条,给人家利息了。借了钱,之后拍完。所以说这个电影,能完成就挺好。我说把它拍完,好不好先拍完。

所以在现场创作的时候肯定也处处受限制,因为资金的问题,场景的问题,协调统筹的问题,你肯定是在创作上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所以它有很多不足,这也是前期留下的遗憾。

搜狐娱乐:你这个片是哪一年开始拍的?

张璞: 一七年的冬天,拍完差不多就11月底,该12月了。然后就后期粗剪,过完年开始精修,大概后期做了六个月时间。然后就去送电影节,在蒙特利尔电影节拿了奖,回来以后才受到关注。又去了平遥、金鸡百花。

后来很多公司过来跟你聊。那个时候因为这个片子已经完成了,就比较好弄了。

搜狐娱乐:一七年的时候感觉电影市场还是一个比较好的阶段,你找投资的时候是因为比较难所以找到了外行的投资方吗?

张璞:我是那会就没想着跟这个(专业公司对接),为什么呢?你想我这个剧本创作时间那么短,它不是按照我的规划里去走的。如果跟专业公司对接一定是我下一部做的,就是我得去做非常成熟,拿出来以后是一个我认为很不错的项目,我会跟他们对接。

那会儿说实话也不认识那么多大的制片人、公司,确实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别看(工作)好多年,中间我都在干别的,做公司,做一些管理上的东西,也没有往这方面走。再加上你之前也没有作品,上去大投资,信任是很难的,资本很难信任一个新的导演。

搜狐娱乐:你这个电影多大体量的投资?

张璞:因为现在还没上映,还不让说。

“这批钱弄到了我就拍几天,然后再出去找钱“

搜狐娱乐:那你前期这个资方撤资以后,一系列花销,包括演员方面,都是怎么来处理的?

张璞:因为签的合同都是分次打款的,反正我这批弄到了,我就拍几天,然后再出去(找钱)。一直陆陆续续的就这么找,打一批。但是我自己找来的演员,我说你再等一等,反正让副导演也在帮忙,就说缓几天。

其实那个时候大家已经感觉到剧组资金出了问题。当然我在现场也天天这么笑,开玩笑,他们那会儿可能看不出来,(我)压的比较稳。我说没问题,是在我老家,你还怕啥。

反正那会儿流鼻血,天天早晚,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搜狐娱乐:是真的因为上火?

张璞:一洗脸就是,那个火气,你休息完以后可能一着凉就下来了。

反正那个时期我一个想法,就是想方设法把它拍完。因为你拍摄过程中没有时间去跟人家聊这个资金的问题。一旦拍完到后期,后期也要花很多钱。后期的资金我说再想,那个时候你就有时间了。但你拍戏的时候太麻烦了,你要拍摄,心里还想着这个事。

所以对我个人评价,我知道我要什么,拍东西,我也不多(拍素材),也不浪费在那儿耗,我觉得尽量要的OK,大不了有的东西我少一个选择,我就不选择那样了。我知道我要什么,拍到了就行了。

搜狐娱乐:那你觉得最后你拍成的东西跟你最初的想法能完成百分之多少?

张璞:能有个百分之七八十吧,总体来说还不错。

因为我的这些演员别看都没什么太大的名气,但是他们极具创造力。就是现场走戏、磨戏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我说要什么,怎么弄,他都能给出来。要不是,真的拍不完。

当时统筹的导演说太累了,大家不行再多拍两天。我说不行,一天都不行。最后一天我们杀青都有十一点多了,十二点吃杀青饭的。因为第二天大家就要走,你的住宿宾馆到期了。

所以不容易,拍个戏。

很多人评价这个电影,在那说这不好,那不好,当然大部分还是说可以。我就说你评价一个电影很容易,他不考虑这中间的环节,各方面的因素。我觉得对国产电影,就相对不错的,还是要给它一些包容,多听听幕后故事。幕前,它肯定是受一定的限制才会做成那样。不要那么苛刻。

这个行业等到大家……我说你就骂,这时候没有资本了,首先没人投资了,其次没人拍的时候,你们看什么?不要那么……这个行业还可以往前去推进。

但是作为创作者,我觉得我们的心思最终还是要放在创作上,好好的去写剧本,好好的去磨戏,好好的去跟这些摄影师、服化道去沟通创作上的事,之外的事情少管。

因为我自己这个戏,我有一个公司星普传媒,公司有这个计划,我还做点管理上(的事)。接下来我可能不太管公司,还是把精力放在创作上。这样会更纯粹一些,要不太累了。

“我说是个小成本,演员们也没有提太多的要求”

搜狐娱乐:在演员的选择上,比如说王大治和高峰,是第一人选吗?

张璞:基本差不多。我们筹备时间很短,推荐过来演员,我基本都是见了一次就定了。我这个人办事很利索。首先有资料,看完资料,约过来本人,一看我觉得可以,一聊差不多就定了。

另外演员前期有一个沟通,就是先发剧本,像高峰、王大治、李彧、骆达华、罗京民,他们这些相对成熟一点的演员还是要看看剧本的,发过去,他们都喜欢。这就是第一步很好,愿意来。有的演员,你给他多少钱,他不来,他不喜欢你这个东西就很麻烦。后来我也说了,是个小成本,他们也没有提太多的要求。

这个戏我觉得演员整体表演还是很不错的,基本没有太跳戏,都在那个状态里。这种方言戏,你想把所有的演员统一到一个状态里边,除了导演的指导调教,演员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搜狐娱乐:喜剧大家觉得演员在现场的发挥特别重要,你觉得演员在这方面有哪些贡献?

张璞:其实剧本我首先是结构上提供了一个喜剧的框架,有的看剧本的时候就在那笑,觉得很好玩。现场我们又即兴的创造了很多东西,很多小包袱都是现场玩出来的,很轻松的。

你看那种情况下我还能跟他们嘻嘻哈哈,多大的心脏。真的好玩,嘻嘻哈哈玩。马上还要去找钱。

“很多人在那儿演导演,我好歹还知道自己要什么”

搜狐娱乐:如果电影票房回收好的话,对你会比较好。那假如回收不好,你自己欠的钱……

张璞:这个非常有可能。票房不好,可能接踵而来的麻烦又来了。但是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你追求的你的梦想,你的理想,和你要经历的过程。谁能决定呢?谁也决定不了。你要怕这怕那就别干了,反正来了就面对。

我觉得不管它好与不好,我这个作品拍出来了,很多人是能看到的。如果说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创作过程,我觉得他不会简单的拿一个票房去跟我讨论。

现在已经有很多资方在跟我对接接下来的项目,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如果接下来条件好一点,那肯定作品会更加饱满,更加成熟,一定会的。

搜狐娱乐:后期的投资方的进入,除了给这个电影的宣发上加一些力之外,有没有解决你前期的一些资金上的困难问题?

张璞:一部分,基本上现在跟人家借了这一部分钱是还回去了。然后其他的再来吧,一步一步做吧。你不可能一下子,我也不可能指望一个片子就爆了,做到卖多少多少个亿,也不太现实。自己作为创作者,也认清这个问题。

就明白,干这个行业,你首先是热爱,不热爱,那就遭罪。

你热爱以后,你还得……我不是标榜自己,我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很多导演并不知道,很多人在那演导演,我见过。我以前跟着人家拍戏,看了太多了,拍啥,现场是懵着的,不知道要拍啥。我还好歹知道我要什么。

另外作为创作者,但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要把剧本做扎实。这个片子到后期我比较关注评论,评论代表观众看完以后理解的程度,有的说得很专业的。那就是因为你前期剧作的匆忙,导致遗留下这种问题。你如果做的非常成熟,很扎实的一个剧本,那肯定没有问题。我不说这个剧本不扎实,它没有做到那么严谨。所以需要再接再励,下次拍得更好。

“不喜欢的戏,就不要为了挣片酬去祸害大家”

搜狐娱乐:你应该是零七年左右毕业的吧?

张璞:零七年,对。

搜狐娱乐:在这部片子之前的这一段时间,你是有拍一些短片吗?是什么样的过程?

张璞:有拍专题片、纪录片、网大,都搞过。那几年,因为不好找投资,就剑走偏锋,自己成立公司,创业,想办法,还是想自己说了算,想自己更大的话语权去拍一个作品。

因为创作其实在进入拍摄阶段,我觉得我还是挺自私的。但是我又觉得你必须得自私,那你导演,你就是要把你说的东西去把它创作。

当然你要跟资方对接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冲突,学会怎么协调这种关系很重要。所以那些年去拍的这些东西给我真正意义上的思考就是去平衡和制片方之间的关系。

那这个戏我不需要平衡,就是我自己的事,没钱了自己去找,所以就这么打下来。但是它好不好都是我要拍的,很纯粹。

搜狐娱乐:也就是你之前那么多年的经历,遇到跟资方的冲突是一种常态?

张璞:性格的问题。因为我这个人内心对于追求的东西比较执着。我要拍什么,我就要拍出来,但是人家资方考虑的会更多,肯定是有这种不平衡在里边。

搜狐娱乐:有些新导演有了自己主控的项目,他会觉得之前一些不是自己主控的,或者完全不满意的,他都不太认自己那些作品,你会有这种心态吗?

张璞:我记得之前有一个小戏拍完,一帮小孩子在那指手划脚,又不是这行的,告诉剪辑的怎么剪。我说你要挂我名字,我肯定不允许你这么做。后来你爱挂谁挂谁,你必须给我钱。那个时候就不是你的东西,肯定不是。他已经打乱,连最基础的东西都不对。

你说现在院线成熟的东西,人家还有这种模式,更加市场化一些,请一些专业化的人来看,给你提意见。你那啥都不懂,他比你还主观,一些不专业的资本跟你对接的时候,那会损害到你的这种传播价值,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说这永远是个问题,就看自己怎么去把握了。

搜狐娱乐:通常一个导演成名之前别人不理你,一旦你这个作品还不错,就很多人会主动找来想要做你的项目。在这个时候你就要面临一些选择,你跟之前的屌丝状态不一样了。

张璞:你说的这特别好,接下来很快就会面临这种问题。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在跟我接触,我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有一杆秤,有意的在保持一种距离,我要冷静的去判断,谁可以,谁不可以。它不是一下子的事情,要找一个能长久合作的伙伴。

资本都是逐利的,你好了,他来了。我(遭遇)撤资那会儿你们都哪去了?那会儿给谁发(信息),理都不理,都这德行的。

搜狐娱乐:那你接下来还是继续拍这种喜剧吗?

张璞:幽默的东西肯定是每个片子都会有,会植入进去。就是再深刻的东西也得该让观众有喘口气的时候,也得让他去放松,去笑,不能太费脑子。不需要拿电影讲道理,大家活了这么久,谁不懂得怎么去活。不要给他讲道理,让观众给我讲道理。

搜狐娱乐:那你接下来还是拍自己写的故事,还是说别人给的项目也在看?

张璞:我写剧本是花不起钱,请不了编剧,自己写。有人写还是要。

搜狐娱乐:成熟的项目拿来就让你做导演,这种事情也可以接受吧?

张璞:对。但是肯定也会找我喜欢的,不喜欢的就不要去为了挣那种片酬去祸害大家。一定要对这个东西有感觉,要负责任。

分享到: